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今天|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

> 路演攻略

為什么你從路演會上拿回來的產品都成了雞肋

2016-01-12 15:21:08||瀏覽(2008)

    原因一:你看上的產品研發團隊是怎么組成的?

    案例:

    某次路演會上,一家來自于中國北方二線城市的一家CP博得了一致好評。這家CP的游戲DEMO非常帶感,玩法則是在某成功游戲的基礎上“微創新”,看上去完成度也比較高。而更值得一提的是,這家CP此前曾有在一線上市公司內供職的經驗,這樣一家經驗、產品都比較靠譜的團隊自然是眾人哄搶的。

    但是恰恰是這樣一家“優秀”的CP,據筆者所知直到今天產品也沒簽出去。而事后證明,這家公司負責人曾號稱的在某南方一線上市公司核心產品研發團隊中供職的消息也是個虛假消息。該游戲的制作人明確表示:“根本就沒有過這么個人。”

    原因分析:主要合伙人是美術的團隊要慎重

    在筆者走訪的諸多發行商代表中,發現有一種情況比較常見:在路演會上,代表們看到的路演DEMO畫面絢麗,玩法新穎極為帶感。參與路演的CP代表也是巧舌如簧,毫無疑問,這樣的產品是極受發行商青睞的。

    但問題在于,一旦接下來與該團隊進行簽約,而后進入到深入交流階段,就會發現該團隊毫無想法,非但毫無想法,甚至是連產品的后續開發進度都沒有。仔細研究之后發現該團隊的幾名主要合伙人都是美術出身,除了美術技術實力強之外其它的策劃、程序等等都存在嚴重問題,一旦你和他簽了約,最終倒霉的只能是你自己。

    在筆者看來,之所以行業會出現這種團隊,除了從業者本身的良莠不齊外,近兩年發行商挑選產品時的病態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憑借畫面給S級評價”并不是一兩家發行商甚至是渠道通行的做法,但這種做法是否科學則是一個值得商榷的問題,如紫龍娛樂創始人,前暢游副總裁王一就曾經說過:“所謂的產品S級評級不是一個事前評價,而是一個事后評價。”而蓋婭互娛創始人王彥直也曾經說過:“所謂的S級產品,是S級的研發,S級的運營與市場一塊打造而成的。”這些事例至少說明兩點:第一,S級的產品評價是一個事后評價;第二,僅憑畫面就給一個S級評級是極度不科學的。

    但問題在于確實有不少介乎于一線和二線之間,急于找產品的發行商上了當,并且在合同中也沒有明確的保護性措施。殊不知其實這種CP或者是個人恰恰吃的就是你這一點——一旦產品簽約,發行商負責人往往要對簽約產品擔責,基于這種原因,當時在路演會的簽約代表往往不敢直接解約,而是充分地調配資源并且祈禱奇跡發生。最后的結果卻往往是“拿一個錯誤彌補另外一個錯誤”,當然這還算正常的,那更奇葩的您往下看。

    原因二:這團隊過了幾輪手了?

    案例:

    2014年國內有一家非常著名的大型企業要進軍手機游戲行業,當時又發產品又搞基金好不熱鬧,最后沒做起來,這事咱們先按下不表。關鍵就引出了如下這家北京的創業CP,機緣巧合之下,創始人通過這家大型企業一位負責投資的總監,拿到了一筆投資,但投資拿到之后長達一年時間,產品出不來,負責投資的總監三番五次來到這家公司催產品,期間幾番爭吵,半年之后奇跡發生了。創始人與這位負責投資的總監正式在婚姻民政局登記結婚,這位總監也順理成章的入職這家CP。可靠消息是截至目前,兩口子天天出去找投資。 

    原因分析:調查一遍投資背景,過了幾輪手?過了誰的手?

    路演會往往不是選產品這么簡單,基于各家公司不同的理論。有些發行商代表在現場往往是團隊和產品一起找,簽了你的產品,同時也要入股你的團隊。這樣做的好處在于后期的資本包裝上,一旦產品形成爆發,憑借資本的手腕與力量,發行商手中的財富也會呈幾何型增長。

    但問題在于并不是每個人都那么幸運。在今天類似于上述這樣的不靠譜CP也比比皆是,蒙了一筆錢,產品遲遲出不來。這個時候等待這家CP的往往不是死亡,而是一輪新生。別質疑,筆者沒糊涂,基于投資人本身不肯輕易認賠的心態,在這種情況下不干賠本買賣的投資人往往會與CP創始人達成一致,共同外出為這家CP尋找新一輪的接盤俠。拿到新一輪融資之后,之前的天使投資人可以出手,要么不賠,要么少賠,有的幸運甚至還能小賺點。但對于新接手的投資人來說就沒那么幸運的,這時就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這位新接手的投資人要為這家投資的企業再找一位新的接盤俠。就這樣,你騙我我騙你過個三年五載,被投資的企業過了幾輪手,但總知就是處于死不了,產品也出不來的狀態。

    事實上在今天仔細想想,這樣的團隊在手游行業中真不少。基于前幾年手游行業突然爆發的原因,各路VC、天使投資人都涌入其中尋找合適團隊,使得一些目的不單純的團隊難免混水摸魚成功,仔細想想你我身邊都有這樣的團隊。但真正可怕的是,在許多人看來,這只是一筆交易,或者說是一種游戲規則。對于這種觀點,筆者不予置評,但在今天只能給各位發行商再提個醒,您要因為在路演會看到一個團隊打算入股的時候,還是先做點背景調查,打聽打聽這團隊過了幾輪手吧。當然說對于案例二中這一對由投資關系變成夫妻關系的夫妻,筆者只想說一句“這是愛情的力量。” 

    原因三:缺乏后期有效約束

    案例:

    國內某手游發行商2014年曾經看上了一款產品,幾番談判后最終以幾百萬元的價格簽約了這款產品。根據協議,第一筆款項150萬元在簽字過后第二日打款給這家CP,但在打款完畢后這家發行商在產品方面卻并沒有得到這家CP有效的協助,在經過幾番調查后發現,這家CP已經開始做新的產品立項了。感覺被愚弄的發行商質疑CP為何要這么做?對方答曰:“是投資人讓我們這么干的。”發行商再找到投資人,苦口婆心勸了這個來自于傳統實業的投資人半天,最后才明白對方的心理是:“這樣做來錢太快了,半年時間就賺了150萬,我再來半年,這么做幾個DEMO,那就是幾個150萬,這事太合算了。”而在過了三個月之后,這家CP的制作人,主程序等人先后離職,其原因是“在這位投資人的想法下無法做出好游戲。”而這款被發行商簽下的游戲自然也就無疾而終了。 

    原因分析:目標一致,不僅僅是團隊,還有投資人

    目標要一致,這事絕對不是一句空話,而對于“目標不一致”的概念也絕非是簡單的“我要兩年賺8000萬,你要半年賺2個億”這樣,而是說在簽約之后,你能否與我共同進退,共擔風險與收益?而這個道理,不單要說服研發CP,同時還要說服上面的投資人。有的時候CP的投資背景,你還是要調查一下的。

    但還有一個問題在于,研發團隊本身是怎么想的?這事誰也搞不清楚。拿那家CP來說,投資人的壓力確實是一方面,但是自身的行為則是另外一方面。拿案例三的這家團隊來說,產品簽約才幾個月,拿到錢之后就集體離職。筆者不好說這是有預謀的,但在道義上來講,這總是有些理虧的。

    這就牽扯到了另外一個問題,俗話說的好,防人之心不可無。發行商在與CP簽約一款產品之后必要的約束還是要寫在合同里的,比如說你要承諾你的核心無變動,你要承諾給我多少支持,這可能要細節到數字。做這些約束并不是不相信CP,而是在今天的這個行業里,的確有一些CP的目的是不純的。有一種CP急著賣產品,簽約之前發行商是大爺,自己一幅孫子相,簽約打款之后卻瞬間變臉。其原因在于,之前自己的資金鏈已經斷了,急著拿錢發工資,錢到手了目的自然也就達成了;還有一種是同樣在賣產品,賣出產品之后拿到簽約金,第一時間就去用于新產品立項了,原產品的維護、研發、支持就成了一個可以忽略的問題。這樣的團隊在過往兩年真不在少數。所以在今天的2015,在這個市場處于消耗前兩年的過度爆發產生的過剩存量產品的時候,在合同中簽署對于CP的必要條款是非常重要的,哪怕不要這個產品,但是絕對不能不簽。 

    原因四:你見到的路演人是不是“概念型人才”?

    案例:

    2014年國內的一次線下產品路演會上,有一款ARPG畫風精致,動作帶感,完成度極高的產品。在會上,與會發行商代表一致表示:“這個產品一看就是成熟團隊做出的。”而對方表示目前這個產品已經完成了70%,隨時可以接受商業化修改。最終,這款產品的研發團隊與一家國內當時即將上市的發行商達成了協議。

    接下來的事情令人意想不到。在這家發行商與CP的接洽過程中,一共提出了四次修改意見。但這家CP最終的結果是改得一次不如一次,提出的修改意見非但無法完成,反而還將原有的許多優點,如動作打擊感,連貫性都給改沒了。最后的結果是這家發行商無奈之下與CP解除了合同,而產品也就無疾而終了。 

    原因分析:“概念型人才”媒體需要,你不需要

    在很多路演會上,筆者都曾經見過一種制作人,他們侃侃而談,溯古論今,往往能夠博得滿堂彩;線下交流他們思路清晰,觀點鮮明也能夠給筆者以充分的啟發;除此之外他們統一的特點是有光鮮的大廠背景履歷。作為媒體,筆者是非常喜歡這種人的,但問題在于往往是這種制作人,他們的產品筆者很難看到正式上線的那一天。最終的結果要么是無疾而終團隊解散,要么是研發到后期重新開新項目。

    筆者在經過走訪之后,發現這種路演人才組成的團隊往往有如下兩種毛病:

    第一種是團隊搭配的不夠合理。這可以從多個方面理解,要么是策劃特強,美術特強,但是程序不夠強,無法實現策劃的想法,造成了短板。從道理上來講,發行商或許可以以彌補這個問題,但是問題在于基于共同的“合伙人”理念與中國式家族企業的思維,這樣的小團隊往往無法容忍一個空降合伙人進來——創業了就是兄弟,兄弟再不好有我們幫襯著。這種悲劇最終往往導致產品層面的缺陷。

    團隊搭配不夠合理的另外一種情況與前者類似。但不同在于三個合伙人特別強悍,策劃、美術、程序都是牛人,但是手下的兵將卻是一團草包,俗話說的好,一個好漢三個幫。出現這種情況光是傳幫帶就夠這仨合伙人喝一壺的,最終的結果是,大量本來應該做業務的時間卻浪費在了傳幫帶這樣的管理上,產品出不來也就在所難免了。

    除了團隊搭配的不合理。還有一種情況是,這種團隊在某些層面往往不夠接地氣。如前文所述,這批制作人統一的特點是有光鮮的大廠背景履歷,而情商也比較高。但在產品研發上卻不能因地制宜,與時俱近。出了大廠,沒有那么厚的平臺支持,研發團隊也無法與之前比較,那在產品研發上就是一個“做減法”的過程,但恰恰在這個問題上,這些制作人多少有些當局者迷。最后的結果是,底下的團隊遲遲無法完成想法,產品能開始,但是卻不能結束。

    對于這種團隊,筆者對他們的態度與前面幾種團隊是截然不同的,這是因為他們本身創業或者投身研發的目的與前三種團隊截然不同。在與這些“概念型人才”交往的過程中,筆者能夠感受到他們對于游戲充滿了熱愛,自身也有足夠的情懷,與此同時,多年的職業生涯也使得他們足夠有操守。因此對于這樣的制作人或者是團隊,筆者仍然盼望他們有朝一日能夠成功。因此,對于這種團隊,筆者能說的就是,請各位發行商在與其接洽時能夠多為他們提一些正能量的建議,這其中包括市場的風向,團隊的處境等等,以便能夠更好地點醒他們。筆者堅信,當他們被徹底點醒,意識到問題并加以解決時,成功便離之不遠。而在手游行業于2015年逐漸陷入停滯期,新產品日趨乏力時,這一點就更為關鍵。

    原因五:發行商自己,夠專業嗎?

    案例:

    一次路演會上,一家CP走上臺路演一款本公司自研的塔防游戲。這款游戲是一款小品之作,各方面都比較均衡,既沒有大錯,也沒有大的亮點。因此多少有些乏善可陳,而到了點評環節時。一家發行商代表語出驚人:“你們這款射擊游戲總得來講還是不錯的,我覺得它是能夠在FPS這個細分品類去占一個坑的……”

    原因分析:發行商的商務代表不懂游戲要不得

    這是一個老生常態的話題,它其實又涉及到了商務的專業性與否問題。筆者今天不想舊話重提,但是無論怎樣,作為游戲公司特別是發行公司的商務,不夠專業,不懂游戲是說不過去的。

    更為重要的一點,在什么樣的場合你要干什么樣的事,就要具備相應的技能。像上文所述,把塔防游戲認成是射擊游戲,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這樣的商務能簽回什么樣的游戲,筆者不用再談。

    話題說得再多一點,今天很多發行公司的商務對于自己的職責其實是不明確的,認為只要喝喝酒、刷刷臉、換換名片就OK了。如國內一家發行公司曾經面試過一個商務,這位商務之前是從國內一家準一線發行平臺而來。在接受面試回答“為什么要離開這家公司”的問題時,這位商務表示:“因為前一家發行公司的商務要做很多運營的工作,和我想的不一樣。”這樣的回答只能讓面試的公司總裁無語。

    把話說回來,單就發行商的商務代表因為游戲在路演會上的表現,上文這種情況只是一種案例。還有一種情況是商務本身完全不了解業務,錯誤地認為“游戲只要簽了就能馬上上。”所以卡牌火了,就拿卡牌回來,ARPG火了,就拿ARPG回來,FPS火了,就拿FPS回來。殊不知產品要改,要調優,等上線最快也是三個月后的事,一般的團隊弄不好要耗半年甚至是一年的時間。等那時候上線,原本是冷門的類型成了熱門,原本是熱門的類型熬成了過氣的類型。最后,可不成了雞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