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今天|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

> 路演攻略

英雄主義的王石:主動放棄了40%股權 注定與富豪榜無緣

2016-01-05 16:15:02||瀏覽(2141)

    “我以為沒故事了,故事才開始呢。”一年多之前的笑談一語成讖,恐怕不是王石的本意。

    爬完了七大洲最高的7座山峰、又完成了南北極穿越的王石,在游學劃艇教書戀愛這樣悠然見南山的怡然中,被“野蠻人”找上門來。

    老王倉促應戰,在消失的“周一見”和深夜結盟安邦之間的數日中,惶然不安。

    寶能系舉牌之后,有人在前往香港的飛機上見到行色匆匆的王石——他的表情已不能保持一貫的平靜。

    秉承個人英雄主義的王石,最終還是難以對萬科放手。

    保衛萬科還是保衛王石?

    2015年5月,王石接受媒體人胡舒立采訪時稱,經歷了2008年之后,知道團隊是沒問題的了,絕對不需要自己再挺身而出了。

    半年不到,他食言了。

    “萬寶”大戰突然引爆,王石的憤怒隨之通過自媒體被整個中國看到。他先是在內部的講話中拋出“不歡迎寶能當大股東”,更在隨后的媒體采訪中,拋出帶團隊出走、“再造一個萬科”的言論。

    接著,王石拜會國資委官員,爭取國資委對于央企參與重組萬科的支持。隨后,他與諸多基金經理共同進餐的照片也流傳開來。

    所有人都在看萬科,所有人都在看著王石。就像“非典”發生的2003年,人們在家里看電視轉播——畫面中是已過知天命之年的王石帶著團隊攀登珠穆朗瑪峰。

    在快要登頂的時候,王石已經“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方面告訴自己一定要上去,要加快腳步;一方面就是上不去,每邁一步就得喘七八口氣,“覺得時間像凝固了一樣,你看著頂峰就在那兒,而且是很緩的坡,上面的隊友都在那兒,可是你就是上不去。”

    最終王石還是登頂了。

    這一次似乎也一樣。12月23日深夜,萬科集團在官網發布《關于歡迎安邦保險集團成為萬科重要股東的聲明》。萬科集團稱歡迎安邦成為萬科重要股東,并愿與安邦共同探索中國企業全球化發展的廣闊未來,以及在養老地產、健康社區、地產金融等領域的全方位合作。

    而在這之后不久,安邦保險也在官網發表聲明,表示將積極支持萬科發展,“希望萬科管理層、經營風格保持穩定,繼續為所有股東創造更大的價值”。

    但還沒有到慶祝勝利的時候,12月24日,王石繼續前往香港的外資機構和深圳的國泰君安拜訪,兩地奔波。

    在此之前,王石對于“寶能系”的言論也一改之前的對抗和高調指責,軟化為“深圳幫潮汕幫都是一家人”。

    但2003年并不是這樣,王石在回憶登頂那一刻時,表現得欣喜又坦白:“這時候你有兩件事一定要做。第一是取證,不是照一張相,而是要拍360度的照片,證明你上去了。因為你照一張很容易造假,360度環拍作不了假。第二是展旗,把國旗‘嘩’地展開,拍個照,拍完趕緊走人。”

王石創業于1983年,不過企業界更傾向于將他劃入“92派”。1992年,鄧小平發表南巡講話。當時,大批在政府機構、科研院所的知識分子紛紛主動下海創業,被統稱為“92派”。

    但在精英意識和家國天下意識普遍濃厚的“92”派企業家中,只有王石鮮明地將“名”置于“利”之前,1994年的萬科股改中,王石帶頭放棄了40%個人股權,此事也一直被他自己談論至今。

    王石將萬科視為他的“作品”,作為創始人和萬科董事長,王石與郁亮等整個管理層的持股加起來,至今只占約1%。

    在股權極度分散而大股東華潤又鮮少插手的情況下,萬科的管理層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房地產公司的主人。

    王石的角色更加有趣。2000年,他辭去萬科總經理一職,僅保留董事長身份,從此開始“將三分之一時間用于登山”的生活。

    但就像所有企業的精神領袖一樣,王石仍然主導萬科的走向,痛苦地去多元化之后王石禁止萬科再多元化,管理層持股過低面對野蠻人毫無屏障的局面,也一直未能改變——郁亮“發明”的萬科合伙人制度和隨之而來的增持計劃收效甚微,同時,王石與郁亮不和的消息卻一再傳出。

    從20年前的“君萬之爭”和中間的數次資本襲擊,再到此次的“萬寶之戰”,每一次都有王石力挽狂瀾的身影。

    就像王石此前在登頂珠峰前說此次登上去之后,“再也不來了”,但目前,他又稱要在70歲之后第三次登珠峰。

    王石的名言是“成功從60歲開始”。他將其解讀為,此時作為企業家,對社會已經沒有貢獻了,“我那一代已經過去了,應該更多的聲音是年輕人(發出的)”,但“澆澆花”對家人還有貢獻,所以人生的成功剛開始。

    王石的朋友、《第一財經周刊》前主編秦朔給萬科董事會的建議意味深長:

    “建議王石出任萬科董事會終身榮譽主席,設立一項特別公益基金,讓王石先生徹底離開經營,而專注于對中國商業文明更有價值的公益實踐和知識普及,從萬科的王石真正走向社會的王石、中國的王石,對于王石的薪酬待遇由董事會根據他的獨特貢獻給予特別安排,決不能‘人走茶涼’;建議郁亮出任萬科董事會主席,他從1999年萬科的20多億銷售額領導公司做到今天的2200億……他已經要50歲了,完全具備了從更宏觀的角度領導萬科的德與才,他對于制度的鉆研和財務的精通也有利于萬科新的飛躍……”

    永遠不會出現在富豪榜的地產大佬

    盡管4家上市公司的45位年薪超百萬的高管當中,王石作為萬科的董事會主席,在2014年的薪酬最高,達到1045.6萬元——而2011年、2012年、2013年,王石也分別從萬科領取薪酬為1504萬元、1560萬元和1590萬元。

    但據公開報道,截至2015年,王石的總身家約為一億元人民幣,而同為地產大佬的王健林,身家超過200億美元。

    在20年前的萬科股改中,王石就注定了與國內各式各樣的“企業富豪榜”無緣。

    放棄40%股權,對王石來說是一個自我明晰的轉折點。“我到深圳的時候已經是32歲了,又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到深圳創業,不是為了錢,當然隨著創業,現在覺得錢越來越重要,但是我覺得錢作為一個能干的人、生逢其時的人來說,錢應該放在第二位,或者第三位,創始人500萬股,我是獨一的創始人,40%全是我的,至少我占大頭。當時紅頭文件下來第二天,我非常輕松宣布,放棄屬于我的股權,第二天非常明確宣布。”

    “中國傳統的文化是‘不患寡,患不均’,就是大家窮沒有問題,但是不能你突然富有,所以我知道呢,那不是富有那不是利嘛,我知道你在這樣的社會底下,你突然很有錢這是蠻危險的,也不是不想有錢,當然你是合法有錢,即使合法有錢,在這個社會的這樣一個文化,大家認同上呢,就是不管你合法非法,你非常有錢就不認同了。所以當時我進行了名和利(的選擇),當然我也很想出名,就名和利上我做了一個選擇。那我就選擇了‘名’,‘利’放棄掉。”

    回憶錄中,他對首次登頂珠峰帶來的家喻戶曉津津樂道:我當然希望大家看到。

    王石也享受“代言帝”的樂趣。早在十多年前,王石就曾被摩托羅拉相中,成為地產大佬代言廣告的第一人。據說當時摩托羅拉的邀約首先被公關部門拒了:“怎么可能讓我們老總給你們做廣告?”不過王石聽到邀約反而答應了:“一是我有好奇心,想知道拍廣告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二是代言行為也可以給萬科加分。”

    隨后,王石陸續給德國大眾、陸風汽車、平安保險、全球通、Jeep大切諾基等代過言,甚至因此常常被誤認為是中移動的老總。“他們請我的時候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替他們捏把汗。請企業家代言和請影視明星不同,尤其是選一個房地產企業的企業家,這等于是給萬科背書。”

    工農兵大學生的夢想

    多年四處演講、享受聚光燈和報刊版面的青睞恐怕更讓他興奮。2009年,王石接受了香港科技大學商業院的邀請,開始在香港科技大學商業院講課——然后開始發現自己需要學習。

    2011年,王石帶著公司安排的攝影師,開始去哈佛游學,他的計劃是“一年哈佛,一年倫敦,半年耶路撒冷,半年伊斯坦布爾”,最后在哈佛呆了兩年半,劍橋半年。

    畢業于蘭州鐵道學院給排水專業的工農兵大學生王石,終于在哈佛補上了高等教育訓練的一課。

    “去哈佛是補課,以前在邏輯等方面都不足,沒有系統的大學訓練(大意),你是工農兵學員,而且專業是自己不喜歡的。”

    游學一開始,王石就著手研究企業倫理,研究日本的江戶時代,研究中國的傳統哲學。“那時我已經60歲了,我開始覺得自己很無知。我的求知欲很強,是因為我有自我認同焦慮,那就是我們這些企業家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這個階層到底是什么狀態?它到底要往哪里去?原來我沒有這么焦慮,但是做研究時,越細想越焦慮。”

    目前他說得更多的是,希望在未來數年,建立一所大學。

    自卑與幸福

    2013年9月,秦朔參加聯合國的一個可持續發展論壇,王石也在紐約。兩人約在中央公園附近的文華酒店餐敘,秦朔第一次見到了田樸珺。

    此行令秦朔最觸動的一件事,是田樸珺說的一件小事。田到學校報到時,因為在北京處理公司緊急事務遲了兩天,接待她的美國人撇著嘴說:“我們知道這些中國人想什么。”意思是中國學生都想留在美國,所以總會耍些手腕。——于是田樸珺怒了,為這事找律師,1000美元一小時,寫了律師函,要對方道歉,甚至想起訴學校。事情最后以田樸珺的勝利告終。

    趁田樸珺不在,秦朔問了一句:“是不是很幸福?”老王回答:“當然。”

    田樸珺無疑是王石人生下半場的某種填補,而王石的個人英雄主義,恐怕正是對于少年自卑的填補。

    “男孩子自小都期望有強健體魄,我的自卑也恰在于此,體現在兩點,一是我個子不高,二是我體育不好,雖然我很愛運動。”

    王石愛踢足球,但在中學校隊,他是個板凳隊員,在中學時期就只進過一個球。“而且進的那個球還是偶然,就是正好是打比賽的時候那個對方比較弱,踢左邊鋒的那個主力隊員又遲到了,只好就讓我上,在那個門前的混戰當中,球跑到我這兒來,我就把它踢進去了……主力隊員一來即刻就把我替代下去了。——籃球他根本就沒打,跑中長跑,成績最多也就代表班隊。

    “所以登山啊滑雪啊,真的是非常自我,當然你說這里面有沒有自卑的心態,當然有,那是毫無疑問的。”

    “你在頂峰,有你的優勢、條件,但不要和別人較勁,真正挑戰的是你自己,戰勝的是你自己。”王石在沙龍回憶起自己登珠峰的這一段輝煌史時,左手插兜,右手高高揚起。

    那是他一次又一次擺出的招牌動作。